30|书生很有才(1)

作者:决绝    书名:惑国妖后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tw】,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看什么看?祝锦想也不想, 就瞪了那些人一眼。

    美人嗔目,更显风情,那些学子眼里的震惊消失, 倒是浮上惊艳来。

    阳光仿佛给那个站在摔破的马车中的女子镀上了一层光芒, 让人看到她, 只觉得目眩神迷。

    祝锦没注意到周围人的神色,她这会儿头有点晕,连忙扶住马车, 方才没有摔倒。

    她接收了这具身体的记忆。

    祝锦这次穿越的人,名叫郑秀秀。

    郑秀秀是正五品官员, 文渊阁大学士郑广平之女, 她虽是女子,但自幼跟着郑广平读书认字, 学识不输兄长, 不仅如此,她还长相出众, 容貌过人。

    郑广平和妻子伉俪情深,不曾纳妾, 妻子又只给他生了一儿一女, 他对两个孩子也就格外疼爱,尤其是女儿,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想也是,像郑秀秀这样乖巧漂亮的女孩子, 谁不喜欢?

    郑广平的妻子郑常氏,郑广平的长子郑浩,也都是把郑秀秀当成眼珠子看待的。

    郑秀秀从小到大,什么都好,也就一样不好——她定下的亲事不好。

    早些年,郑广平曾有一个同窗好友,走得极近,后来两人同一年中了进士,关系就更好了,两家人来往密切。

    那□□子姓李,虽然相貌一般但贤良淑德,有个比郑广平的长子郑浩年长一岁的儿子名叫江哲,虎头虎脑分外可爱,还有两房美妾,日子原是过得很舒服的,不想在他儿子四岁那年,他突然得了病,治了许久也不见好。

    正好当时郑常氏生下了女儿郑秀秀,那人便向郑广平提出,要给一双小儿女定下亲事。

    郑广平起初不愿,但后来那人病重,眼看着时日无多,郑广平想过之后,便同意了。

    郑广平同意两家的亲事之后没多久,那人便去世了,郑广平哭了一场,然后便给他的遗孀包了一包银子,又找了人送其返乡。

    这时候,郑广平对这门婚事还是很看好的,他觉得自己那同窗既然学识出众,那他的儿子江哲必然也不会差,等他将来考了举人,自己将他接到京中照料,助他考进士,再把女儿嫁给他,不失为一段佳话。

    便是江哲可能稍微差一点,在科考上并不顺利,江家毕竟也是大富之家,自己的女儿嫁过去,日子总归不会过得太差。

    郑广平也是基于这种种,才会在好友离世之前应下这门亲事,然而事与愿违。

    他好友的遗孀江李氏回乡不久,竟然就被江家的叔伯抢走了家业。

    当初郑广平的好友死前求着郑广平把女儿许给他的儿子,便是希望郑广平能帮衬着他的妻儿,让他的妻儿免受欺凌,郑广平本身也并不介意这么做,甚至特地找人陪着江李氏回去,偏偏江李氏一肚子迂腐念头,一心觉得妇道人家不能违抗江家长辈,明明受了欺负,却也不抬出郑广平来——虽说当时郑广平还只是个小官,但用来震慑江家那些没有官身的人,却也够了。

    等远在京城的郑广平得知此事之时,事情早已尘埃落定,江家的田地房子,也早已落到了别人手上,江李氏只拿走了自己的嫁妆。

    郑广平有些无奈,也有些担心孤儿寡母的生活,但因着郑家家境远不如当初的江家,便也只能托人捎去了一百两银子,聊表心意,之后郑广平外放,更是一度和江家断了联系。

    六年前,郑广平回京,才重新联系上了江家,然后就发现,江家的境况,竟是非常不好。

    江李氏的嫁妆还算丰厚,按理要将儿子抚养长大一点不难,但她为人迂腐,丈夫去世之后,觉得寡妇门前是非多,为了不惹人闲话,竟是整日里连家门都不出,只让下人去打理那些产业。

    她的下人本就不是什么忠仆,她又不会管人……那些下人起初只是偷奸耍滑,后来干脆就欺上瞒下吞了她的产业跑了。

    郑广平得知这些愈发无奈,只能托人送了两百两银子过去,让江李氏好好教养江哲。

    江李氏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还是剩下一些田地的,二百两银子,更是足够寻常人家舒舒服服过上十年,便是读书花钱多些,一年四五十两银子也足够。

    而等四年过去,江哲已经十七八岁,想来定能考个秀才,然后进京来找自己……

    郑广平是这么想的,但他没想到的是,那江哲竟然跟他父亲全然不同,压根不是读书的料。

    四年过去,别说秀才了,江哲连童生都没考上。

    两年前,郑广平恰好有事回乡,便去见了那江哲。

    这是郑广平在江李氏带着江哲还乡之后,第一次见江哲,而他见过之后,便大失所望。

    江哲资质愚钝也就算了,江李氏总是将他拘在家中读书,竟是将他养得不通俗物,完全不会待人处事。

    郑广平自幼家贫,很欣赏那种家中条件不好,但依旧发奋读书,取得功名的人,但江哲……

    明明江家已经没什么钱,江李氏却还是给江哲配了书童,给他吃好喝好,江哲一个十八岁的男人,竟是连衣服都不会自己穿。

    这也就罢了,这人见了他,竟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腼腆地过分。

    郑广平不可避免地后悔了,后悔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江哲。

    他为官多年,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既然后悔,他便和江李氏商量,要退了亲事,当然,作为补偿,他会给江家一些财物。

    本身当年的亲事,便只是口头定下的,要退亲简单的很,然而郑广平想要退亲,江李氏却并不乐意。

    丈夫去世后,江李氏就把儿子当成了希望,她一心想要儿子出人头地,考上进士,好让那些欺负了他们母子的人后悔。

    她儿子读书不成,她就逼着儿子日夜苦读,让他除了读书什么都不做,但即便如此,她的儿子依旧读不好书,后来,她就把希望全都放在了郑广平身上。

    郑广平虽说不曾身居高位,却也用已经爬到了正五品,在她看来,郑广平如果愿意提携她儿子,她儿子一定可以出人头地。

    结果,郑广平竟然要退亲!

    江李氏无论如何都不愿意。

    郑广平见她这样,不想跟个妇人多做纠缠,便直接表示,说是这婚事一无信物二无人证,算不得数。

    江李氏闻言,勃然大怒,指责郑广平忘恩负义,受了她丈夫的恩惠,却对他们孤儿寡母不闻不问。

    却原来,郑广平年少时家贫,很多书买不起,便时常向江哲父亲借书来看……郑广平确实是受了江父恩惠的,但那恩惠,不足以让他赔上女儿一辈子的幸福。

    而且江父才学比不得郑广平,当初若不是郑广平指点,他怕是根本考不上进士。

    虽然江李氏这么说了,但郑广平依然坚持要退亲,甚至放下两百两银子就走,直言表示郑家不会再认这门亲事。

    江李氏却不甘心,最后竟是让江哲去了郑广平落脚的地方长跪不起……

    如此一来,江哲和郑秀秀的婚事,便被宣扬开了。

    郑广平原本是打算帮江李氏将江家的家产拿回一部分的,不想江李氏竟然给他弄了这么一出……郑广平怕影响到女儿的名声,第二天便回了京。

    郑广平其实已经看在自己那好友的份上,对江家母子手下留情了,不然他只要随口在地方官面前说几句是江家母子硬要攀扯他,便能让江哲母子两个将来举步艰难。

    但江家人并不领情……

    郑广平回京之后,便告知自己的妻女,说是已经退了和江家的亲事。

    郑常氏本就不喜欢江李氏,很怕女儿嫁到江家之后,被“贤良淑德”的江李氏欺负,自然很是高兴——当初江李氏怀着江哲的时候,可是一口气给丈夫安排了两个通房的。

    她对自己的丈夫,都能这么办,换成儿子……

    郑常氏喜出望外,然后就开始给女儿找婆家。

    郑常氏小门小户出生,又和郑广平感情好,最见不得男子娶妻纳妾这一套,也盼着女儿将来生活幸福,最后便在挑了一年之后,看上了国子监祭酒的嫡幼子季元杰。

    季家不是什么豪门大户,和郑家门当户对,季元杰的父亲,两个哥哥,还都只娶了一位妻子,家风极好,季元杰本人更是学识出众,刚刚及冠,便已经考中举人。

    跟江哲一比,这季元杰当真是处处都好。

    郑秀秀偷偷瞧了一眼季元杰,分外满意,于是,这婚事便定了下来。

    婚事定下之后,郑家就开始给郑秀秀准备嫁妆,郑秀秀也高高兴兴地准备嫁人,不想几个月前,江哲来了京城。

    当初郑广平见到的江哲,是个不看重用的,但现在的江哲……

    如今的江哲,竟然成了一个受人推崇的大才子!

    郑广平得知这事之后很奇怪,托人去打听,结果还没打听出一个所以然来,他的长子郑浩,便背上了一个窃取他人诗作的罪名。

    郑浩在酒楼里听几个孩童说起几个词,心有所悟写了一首诗,结果其中有两句,是江哲早就写了,给他的好友看过但没传扬开的!

    郑浩本来颇有才名,这事情一出,顿时成了人人喊打的文贼,受人鄙视。

    之后,江哲又屡屡针对郑家……

    郑广平总算把江哲的情况打听了出来,原来,那日江哲在他的住处长跪不起之后,回去便大病了一场,之后,竟是开了窍,然后屡屡做出让人惊艳的诗词来!

    当今陛下元祐帝,好笔墨好丹青,好骑马好射箭,好奇花好异石,除了处理政务以外,几乎什么都喜欢,而他最喜欢的,便是诗词。

    如今权倾朝野的柳相,便是靠了一手好诗文得了他的青睐的。

    受元祐帝的影响,如今天下学子,也以诗文论英雄,便是考科举,也不像以前那样注重实际,倒是更看重诗文。

    往往谁的诗文好,谁的文章做的花团锦簇,谁就能得到一个好名次。

    说起来,郑广平要是现在去考科举,说不定压根就考不上进士。

    而江哲,他如今的诗文,便做得非常之好,每一首诗,都让人爱不释手,甚至于,在有人将他的诗文先给元祐帝之后,元祐帝还拍案叫绝。

    江哲能有这样的造化,放在之前,哪怕已经退婚了,郑广平也会很欣慰,但现在……

    江哲屡屡针对郑家,之前郑浩的事情,应该也是他设计陷害……郑广平只觉得他这人心术不正,对他厌恶万分。

    郑广平对江哲极为厌恶,江哲对郑家,似乎也恨之入骨,在郑广平刚刚弄明白江哲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后,江哲突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郑家嫌贫爱富,说郑广平忘恩负义——郑广平明明将女儿许配给了他,却因为江家败落而退亲!

    江哲言之凿凿,又有很多人记得他父亲和郑广平确实是好友,大家便都信了他,这也就罢了,郑秀秀的未婚夫季元杰,还对江哲非常非常崇拜。

    从江哲嘴里得知郑家的所作所为之后,季元杰当众表示绝不会娶郑家女,又说郑秀秀一女二嫁,让人鄙夷。

    郑秀秀羞愤不已,郑广平更是气急败坏,偏偏江哲这时候无意中遇到出宫游玩的元祐帝,得了元祐帝的看重。

    元祐帝甚至在得知江哲的事情之后,直接就罢免了郑广平的官职。

    郑家顿时一片愁云惨淡。

    不过就算这样,郑家人也还是疼爱郑秀秀的,看到郑秀秀整日以泪洗面,伤心不已,便让郑浩带着郑秀秀出门踏青,散散心。

    郑浩和郑秀秀如今人人喊打,自然也不敢去热闹的地方,就只在城外香火不旺的常济寺附近逛了逛。

    结果,也是他们运气不好,那江哲竟然带了一群文人,在常济寺附近谈论诗文。

    得到这个消息,郑浩便要带着妹妹离开,不想他们没遇到江哲,却被爱慕江哲的柳相之女柳月撞见,柳月认出郑浩,猜到马车里的人可能是郑秀秀,便用□□射伤了郑家的马。

    郑家如今的境况跟以前相比好了很多,但也没有大富大贵,这年头买一匹马需要的钱,还赶上买十个仆人了,养马更是要许多银子,因此郑家就一匹马,这次出门,郑秀秀坐马车,郑浩直接就是走的。

    马被射伤,发狂离去之后,郑浩根本追之不及,而之后……

    郑秀秀会摔下马车。

    虽有仆人护着,但郑秀秀摔下马车依旧受了重伤,还被毁了容,这也就罢了,她还是摔在江哲面前的,姿态全无。

    江哲、季元杰,还有其他的一些读书人起初还想救助郑秀秀,看到郑浩狂奔而来,得知郑秀秀的身份之后,却再不肯帮忙,还取笑起了郑秀秀,说她活该,把郑秀秀给气晕了。

    郑浩见妹妹晕死过去,愤怒之下对江哲挥舞出拳头,却反被江哲等人打了一顿。

    郑秀秀和郑浩两个人,是被抬回家的,他们郑家,还因此成了别人嘴里的笑料。

    郑秀秀伤得很重,但原本还是能救活的,结果江哲竟然在两天后闯进他们家,嚣张地表示当初的一跪之仇迟早要报,让郑广平等着。

    江哲的话,屋里的郑秀秀听到了几句,她又是担心又是生气,一口气没上来,竟然就那么没了

    郑秀秀死后,答应了和系统的交易,而她的愿望,是让江哲一无所有,一生潦倒,让郑家重获辉煌。

    若是换成上一世的祝锦,这么个愿望想要完成,恐怕并不容易,毕竟她那时候失忆了,一点记不起自己从前的事情。

    但现在……

    她可是当过六十年皇后的。

    祝锦的一双眼睛微微眯了眯,看向马车不远处的那群书生。

    郑秀秀本就长得很漂亮,而等祝锦来了之后,她整个人看着,更是格外美丽动人。

    这会儿祝锦接收了记忆不再头晕,朝着不远处的那些书生看去,那些书生,便都露出了惊艳的表情,为首的那个,眼里的垂涎更是清晰无比。

    而为首的那个书生,便是江哲。

    这江哲,容貌还是不错的,五官端正相貌堂堂,但他的眼神,却有些不干不净。

    祝锦回忆了一下,还从脑海里翻出一些他的风流史来……

    这江哲已经成亲了,娶的是县官之女,而他也正是靠着那县官,方才夺回了自己被江家长辈侵占的家财,但他进京之后,不仅身边一直带着一对漂亮的丫鬟,还时常出入青楼,和花魁相谈甚欢,为她填词谱曲。

    这也就罢了,他甚至还和柳相之女走得很近……

    这不就是穿越男剽窃诗词成才子,然后左拥右抱的后宫文套路吗?

    祝锦已经知晓不少事情,便猜出这江哲应该是跟她一样被穿了……

    穿就穿了,本不关她的事情,只是这江哲,也实在太过分了。

    郑家真要说起来,并没有对不起他,可他……这是想要让郑家家破人亡啊!

    “姑娘,你没事吧?”江哲上前一步,担心地看向祝锦。

    祝锦刚才扶着马车脸色苍白,似乎就要摔倒的那一幕,实在让他心疼。

    至于他一开始看到的这女子砸死马匹,又踩塌了马车的那一幕……他一定是看错了。

    祝锦冷冷地看了江哲一眼,压根不想理会江哲,她已经没事了,就从马车上下来,然后看向车内:“珊珊思思,你们没事吧?”

    郑秀秀的两个丫鬟,一个叫珊珊,一个叫思思,这两人都很忠心,只是下场不太好,要是祝锦没出现,她们就要被摔死了。

    “小姐!”两个丫鬟从马车里扑了出来,然后软倒在祝锦脚边失声痛哭,哭得那叫一个惨。

    “好了,没事了。”祝锦拉了她们一把,将她们从地上拉了起来,又给了她们一人一个手绢让他们擦脸。

    冷若冰霜的美人在面对自己的丫鬟的时候柔和下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猛然消失,身周的冰层悄然融化……

    江哲被这一幕惊艳了。

    跟在江哲身后的诸多学子,先是被祝锦出人意料的出场方式所震慑,接着又同情起了祝锦——这样一个美人,竟然差点因为马车翻车而出事,真是想想就让人心疼不已。

    “姑娘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季元杰也过来了。

    郑秀秀以前见过季元杰,季元杰却是没见过郑秀秀的,他这时候看着祝锦,眼里满是钦佩。

    “姑娘临危不惧,非常人也!”又有人道。

    这些学子都对祝锦一顿夸,这让江哲有了许些不满,他稍一寻思,便念出一首诗来:“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姑娘……”

    祝锦毫不犹豫地白了江哲一眼,冷笑着打断了这人的话:“江大才子真可笑,竟然对着我一个险些丧命的人,念这种不合时宜的诗。”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小说惑国妖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决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决绝并收藏惑国妖后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