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依依

作者:府天    书名:乘龙佳婿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天唐锦绣逆天邪医:兽黑王爷废材妃极品并肩王黑田家的战国大唐好相公抗日之川军血歌快穿之炮灰凶猛三国之无赖兵王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tw】,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当张寿和朱莹携手重新回到三皇子和四皇子面前时,花七瞅一眼从别处绕过来,一脸我才刚来淡定表情的阿六,他也懒得去拆穿这小子刚刚潜过去听壁角,同时也为了警戒他人接近偷听的行为,笑眯眯地迎上了前。

    凭他这耳力,刚刚两人的说话自然尽收耳底——当然他更知道无论朱莹还是张寿,都不在意他偷听,否则也不会在这万岁山上说悄悄话,因而此时他也没有装成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听寿公子刚刚说话那口气,是打算跟在大公子之后,十一月就办婚事?”

    “嗯,再等下去的话,也许会夜长梦多。”张寿呵呵一笑,见三皇子和四皇子四只大眼睛齐齐瞪着他,他就笑道,“怎么,郑鎔,郑锳,你们两个反对吗?”

    “不是不是!”三皇子赶紧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而他犹犹豫豫不好意思说出口,四皇子却抢着问道:“可老师不是说要在莹莹姐姐她大哥之后成婚吗?莹莹姐姐她大哥还没定亲啊!”

    发现自家大哥婚事老大难竟然已经成了连孩子都知道的话题,朱莹顿时有些恼羞成怒,直接弹了四皇子一个脑瓜崩。见他委屈地瞪着自己,她才没好气地说:“小心我大哥知道你们两个小子也敢嚼他的舌头,要你们好看!你们就等着十一月去喝喜酒吧!”

    三皇子可不比四皇子冲动,见自家这傻傻的四弟还要去追问,他赶紧把人拉到自己身后,随即诚恳地点点头道:“朱大哥文武双全,功勋彪炳,肯定会娶到一个贤惠妻子的,就如同老师迎娶莹莹姐姐一样!”

    见朱莹顿时眉开眼笑,张寿也心情很好的样子,三皇子就小心翼翼地问起了张寿那国子监讲外国史的事。张寿没想到自己刚刚只不过是随口一说,结果却竟然被三皇子给记住了,登时暗自感慨对孩子也不能随随便便许愿,当即咳嗽了一声。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只要皇上准许,此事自然不在话下。只不过,就我之前那一讲,兴许很快就要有人说我胡言乱语了,以后再一讲,兴许有更多迥异我国的东西,犯忌的可能性很大,所以这得请示上命。”

    话音刚落,四皇子就抢着说道:“不就是要父皇答应吗?老师放心交给我和三哥,我们一起去说,肯定可以的!父皇也一直都说,老师你是个人才,说莹莹姐姐眼光好!”

    这马屁终于拍到了朱莹的痒处。她眉飞色舞地笑了笑,见三皇子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四皇子拖着跑了,而花七则是在一群侍卫慌忙跟上之后,略一颔首,悄然就没了踪影,她不禁有些懊恼地说:“花叔叔就是这样神出鬼没的,连在宫里都是这样。”

    那是因为他名义上是你家的人,实际上是皇帝的人……等等,日后那竟然名义上就是他家的人了!生出这么一个体悟,张寿想到自家多这么一个神出鬼没人口的麻烦,再想想如今家里那群小家伙们好像确实训练得越来越有样子了,他也就没法抱怨了。

    见阿六正很没有存在感地靠在不远处一棵树旁,张寿就索性招招手让人过来,随即就用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阿六,日后莹莹肯定会带一些人陪嫁过来,但家里大面上还是你管。”

    说到这里,他就对朱莹笑呵呵地说:“莹莹,今天我要重新对你引荐一下,这是张园的管家,阿六。”

    “咦?”朱莹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她来来往往张园,不但见过的人都能叫出名字,还都知道每个人的性格,但她几乎就从未关注过张园的管家是谁。她步履轻快地直接绕着阿六转了一圈,见少年努力维持着淡定的表情,她顿时噗嗤一声笑了。

    “阿六居然是管家……哎呀,真是太合适了!”见阿六先是有些紧张,听了自己这话,眼神中顿时流露出了几分得意,她就退后一步,摸着光洁的下巴说,“你有威信,更有厉害的武艺,确实应该当这个管家!嗯,回头朱宏大约会跟我陪嫁过来,他们几个也都归你管!”

    一句话奠定了朱宏等人的命运,她又若有所思地说:“祖母说,让李妈妈跟我过来照管一阵子,内院就请她帮着娘就行了,爹本来让我带个管家,有阿六在,那就不用了,省得成天想着争权!管事我让娘亲自挑几个老实而且皮实的,省得都不经打……”

    张寿几乎都要被朱莹给逗乐了:“莹莹,你别说得阿六好像一言不合就开打似的!”

    “不好当然就该打,有些人不长记性!你别看我家,之前那次也不知道清理过多少人!”

    说到这里,朱莹就目光闪闪地说:“阿寿,之前去过融水村从学于你的那些京城贵介子弟,我打算都招揽过来,你觉得如何?张琛他们如今都能自己独掌一摊子了,你那九章堂的人要用上还早,这些家世各有不同的人,就这么放在半山堂可惜了。”

    见张寿微微一愣,她就笑着说:“反正当初你是为了我招揽他们的,那现在我就去真的招揽他们呗?你好好做你的官,其他的事就都交给我!”

    这样积极主动的朱莹,张寿还是第一次见。而他从她身上体会到了那有若实质的昂扬斗志,哪里还不知道是朱莹已经开始转换思路,把自己从赵国公府的大小姐,变成了张园未来的女主人?

    要说他没有一点触动,当然不可能,但给朱莹鼓劲,他却又生怕大小姐太来劲以至于出事,可要是给朱莹泼凉水,那他也就太没良心了。

    于是,他只能斜睨阿六道:“阿六,以后记着,什么都听莹莹的。”

    阿六不假思索地重重点头道:“嗯,我什么都听大小姐的。”他顿了一顿,又补充了一句,“杀人放火也可以。”

    张寿差点被阿六这理所当然的口吻给呛死,却没想到朱莹立时喜笑颜开道:“有阿六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这个人是非善恶分得清清楚楚,好人要长命,祸害得根除,最需要你这样的人了,可花叔叔从前都不听我的!来,我和你说……”

    见朱莹冲着阿六招招手,阿六立刻非常听话地上前,然后这两人立刻到一旁嘀咕去了,反而撇下了自己,张寿不禁好一阵无语。可他才走过去一步,就只见朱莹警觉地抬头。

    “阿寿你别过来,你可是光风霁月的竹君子,这些阴谋诡计最好别听!”

    张寿简直被朱莹这口吻给逗乐了,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阿六竟然也煞有介事地咳嗽道:“少爷你别管,那些暗地里的事交给我就好了,别的我不行,杀人放火我在行。”

    你这话要是传出去,别人不得把你当成江洋大盗,独行杀手吗?他没好气地呵呵一笑,到底还是直接走上前去,在阿六的脑袋上使劲揉了揉,随即板着脸看向朱莹道:“莹莹你难道是第一天认识我?我可没少坑过人!”

    “可阿寿你给人的印象,就是风姿不凡,清俊闲雅的竹君子,从不沾阴谋诡计的,我是为了保护你的形象。”朱莹俏皮地眨了眨眼,直到张寿瞪了过来,她这才赶紧屈服道,“好好,那你听着,不许说话,主意我来出,事情阿六做,你就左耳进,右耳出,当没听见!”

    无可奈何的张寿听着朱莹对阿六掰手指头计算着那摇椅的微薄收入,计算着用那些徒有家世却毫无助力的年轻贵介们都适合做什么,计算着京城有那些有潜力且后台不强的产业可以涉足,计算着日后每个月的开销……甚至计算起了日后养孩子需要的钱,他终于笑了起来。

    若是那些讥笑朱莹华丽俗艳的人看到,如今这丫头竟是这般锱铢必较,会不会在那幸灾乐祸地认为,谁让她看上他这个从小竟然是岳父养大的乡下穷小子?

    同一时间,皇帝原本在乾清宫中稳坐钓鱼台,可当他那两个年少的儿子一前一后冲了进来,行过礼后就把张寿之前说的那番话说出来时,他就愣住了。他原本还想稍稍拿捏一下,谁知道四皇子立刻就跑到他身后讨好似的给他捏肩膀。

    “父皇,老师若是讲历朝历代那些事儿,朝中那些老大人,外头那些老先生也许会说三道四,但既然是外国那些事儿,那总没什么要紧吧?”

    四皇子说着就用了点劲,只盼望这样能把父皇捏舒服了,然后他就能得偿心愿。可正站在皇帝面前的三皇子,此时却脸色相当古怪,因为他就只见四皇子固然揉捏得很起劲,皇帝却面色纹丝不动,仿佛四皇子捏肩的那力气只是挠痒痒似的。

    看不出父皇的喜怒,生性老实的三皇子只能小声说道:“父皇,若是不行的话,就让老师小范围讲一讲也好。人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从古至今那些史书上但凡谈到异邦,全都是些千奇百怪的传说,看着就不像是真人真事,真的不如老师讲得好……”

    皇帝越听越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你们就不知道张寿讲得好,背后也是依靠着军器局那庞大的异邦资料库吗?不过,能够在军器局那众多外国史料中找出合适的东西,这就已经很困难了,更难的是在张寿讲学中流露出的那些细节。

    要说张寿在乡下长大的那些年,真的没有名师教导,就这么无师自通,他现在说什么都不信!偏偏葛雍还信誓旦旦,声称自己是定期给张寿函授——每月一封信悄悄捎带过去传道授业解惑,一口咬定自己是真正的老师。他要是再看不出葛雍的维护之意就是傻子了。

    张寿应该有一个曾经远行海外,眼界开阔,而且还学过异邦算学体系的老师!

    想归这么想,但发觉身后四皇子没力气还在拼命使劲,三皇子则是已经说到结结巴巴,却还在绞尽脑汁想要劝说自己同意,皇帝突然忍不住叹道:“今天张寿和莹莹带着你们两个去万岁山,朕派去远远跟着的人来回报那番情景的时候,你们知道朕在想什么?”

    “朕在想,张寿和莹莹看着比你们大不了多少,但你们走在一块的样子,到像极了年轻父母和年少儿子。”察觉到身后四皇子那两只手一下子停了,而三皇子那也是一脸惊诧至极的样子,皇帝就呵呵一笑拍了拍扶手,试图驱赶掉这因为自己说错话而带来的尴尬。

    “从古至今,大概从来就没有张寿这么年轻的老师,所以他的课也自然和那些老夫子不同。但朕也不能为了他而偏颇,横竖经筵就要开了,干脆就这样吧,回头朕派人告知张寿,让他在经筵上好好讲讲外国史,你们俩正好就过来听听,如何?”

    三皇子和四皇子全都正沉浸在皇帝刚刚说,张寿和朱莹像他们父母这诡异的说法,此时自然还有些呆呆愣愣,竟然连点头也只是呆滞地如同小鸡啄米。直到皇帝淡淡地吩咐他们先下去,兄弟俩方才几乎同一时间惊醒了过来。

    你眼看我眼,四皇子就从皇帝身后窜到了三皇子身边,喜上眉梢地说:“父皇,你真的答应了?”

    “嗯,答应了。”皇帝意兴阑珊地点了点头,见两兄弟立刻忘了刚刚的惊骇,高高兴兴地行礼谢过,随后就一块告退离去,他甚至看见三皇子一路走一路数落四皇子,而四皇子满不在乎地晃着脑袋,那天真安乐的模样让他看着忍不住有些羡慕。

    “真好啊……”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声音一下子变得很轻,“朕也曾经这样无忧无虑过,因为那时候即便是天塌了,有父皇,还有母后。可后来天真的塌了……”

    一旁的柳枫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吭一声,这种极度犯忌讳的话题,他是万万不敢接的。好在皇帝也显然没打算让他接,自失地一笑就起身往外走。他只微微一愣就打手势吩咐几个内侍宫人跟上,自己却知机地留在了乾清宫。

    反正他是乾清宫管事牌子,跟皇帝出门那是殷勤,不是本分!

    而很快他就得知,皇帝竟是往太后的清宁宫去了,顿时吃惊不小。须知皇帝自从废后之后,就和太后闹了许久的别扭,除却晨昏问安,没事坚决不去清宁宫,眼下情形很反常。

    柳枫的预感确实应验了。皇帝一进清宁宫,就吩咐玉泉在内的所有宫人全都退下,直到只剩下自己和太后两个人,他方才淡淡地问道:“母后,朕一直都有一事不明。太祖皇帝既是于海外失去踪迹,生死不明,太宗皇帝时曾在海外多方寻找,为何后来就没动静了?”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银狐续南明大明1617

小说乘龙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