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我对不住你(重要)

作者:瑟瑟桃欢    书名: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tw】,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苏世宏手里杖着拐杖,慢悠悠的迈进病房,怒瞪着那双苍老又深邃的眼睛,他先是看向唐心妩,随后看向蒲韵之,最后是看向蒲涵双。

    “蒲涵双你这个女人也有今天,也好,今天将一切事情摊开来说吧!旆”

    蒲涵双对于苏世宏的出现有片刻的错愕,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她呆呆的看着苏世宏走进来,停在唐心妩的病床前。

    “心妩,好点了没?”

    目光温和,一副慈祥父亲的样子窠。

    凝视苏世宏,唐心妩心头说不出什么滋味,一度她以为这个男人是父亲,谁知事情急转巨变,他很可能跟她没有血缘关系。

    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她并不清楚,但是陆励诚不会无缘无故的认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所以她预感和苏世宏不会扯上关系。

    于是客套的回应了一句。

    “谢谢关心,已经慢慢的恢复中,恢复的也不差。”

    如此生疏的话语激起了苏世宏脸上的皱纹,每一道皱纹深的像条沟壑,几秒后,传来叹息一声。随后,他将目光转向伫立的蒲涵双,深陷的眼眶里崩射出恨意。

    “蒲涵双当着你姐姐的面把所有的事情都捅破吧!我不想再受你的威胁。”

    蒲涵双顿时没有了声音,她万万想不到苏世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而且还一副豁出去的气势……

    病房里的气氛突然降至冰点,僵持不下,蒲涵双趁机快速的转动脑筋,思索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骤变。

    此时此刻她没有退路了,不如破罐子破摔,反正那晚的人并不是苏世宏,而是何新良,反咬一口也不是不可以的。

    ……

    僵持中,蒲韵之从震惊中缓神,脸色恢复平静的看着蒲涵双,淡定问。

    “双双,现在你姐夫也在这儿了,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吧!”

    描了黑线的眼睛,眼角的皱纹都涨着一股算计。

    “姐,我……”蒲涵双故作欲言又止的凝视着蒲韵之。

    蒲韵之看着她的表情,想了想,还是得她开口问。

    “双双,刚才你说阿妩是音芙和世宏生的女儿?这究竟怎么回事?”

    听到这,躺在床上的唐心妩蹙起眉头,心里暗惊,难道她真的是苏世宏的女儿?

    蒲涵双的手死死捏住包,悲情的回视蒲韵之,“姐,你不知道苏世宏心里一直喜欢着音芙,这事我一直不敢跟你说。”

    蒲韵之转看苏世宏,眼睛荡着不可置信的惊讶,直到苏世宏叹息一声的垂下头。

    冷眼旁观的蒲涵双冷哼一笑,继续说:“姐,当年你们结婚当晚,你刚怀孕一个月,他趁机音芙喝醉打音芙的主意,阿妩也就是那晚有的。”

    随着蒲涵双的话,蒲韵之的脸色越发的苍白,眼里噙着泪水盯住依旧低垂着灰白色头的苏世宏。

    看着苏世宏没脸面对,蒲韵之却一脸悲伤的场景,蒲涵双心头一阵痛快。

    “韵之,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我对不住你。”良久,苏世宏说出这么一句。

    也许是多年压在心底的愧疚,释放了,苏世宏脸上的皱褶没有刚才那么的深了。

    “姐夫,你刚才还冤枉我血口喷人?”蒲涵双嘴角噙着得意的笑,凝望着苏世宏。

    “蒲涵双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当年你知道那晚的事后,以此腰挟跟我……做出对不起你姐的事,你怎么不说?看似对你姐姐情深,其实你最看不得她好过于你。”苏世宏气的伸手指向她的脸。

    苏世宏话刚完,站在一旁蒲韵之突然往后倒晃,一直晃到病床边,扶住了唐心妩的病床边沿,身子往下沉去。

    “韵之阿姨。”躺着的唐心妩急忙喊了一声,因为动弹不得,只能干着急。

    “韵之。”苏世宏迈步过去,急速的扶住往下沉的蒲韵之。

    蒲韵之身子倒在了苏世宏的身上,仰着头,眼角的水光刺痛着苏世宏。

    “韵之,我知道我对不住你,我唯一做的对不起你的事就是这件事。”苏世宏的语气透出惭愧的酸心。

    “那都是我两个妹妹,你怎么能够下的了手?”蒲韵之嘶声厉绝。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不求别的,只求你能够好好的。以后你要怎么惩罚我,我都认了。”

    蒲韵之失声大哭,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的丈夫竟然对她的姐妹下手,而且两人没有一人放过。

    病房内呜咽的是蒲韵之的哭声,声声悲痛绝望。听着这阵阵哭声,躺在病床上的唐心妩说不出什么心情,一直以来,蒲韵之的为人还算正直,无奈却摊上了这么一个妹妹。

    她的目光移在站着的蒲涵双身上,只见她的眼角含笑,那是痛快的笑。

    看着这份笑,她想到一种那种港剧,恨姐姐的妹妹,蹙起眉头,脑海中想到陆芙说的话,便说。

    “我的亲生父亲是陆励诚,而并非苏世宏。”

    她这话一石激起千层浪,最大的浪花在数蒲涵双。

    “不可能。”她语调都拨高了。

    “这是我的亲生父亲亲口跟我说的,而且我和他已经在验DNA了,今天就会出结果。”唐心妩说。

    “你妈忘记了以前的一切,但我记的清清楚楚,你的亲生父亲就是苏世宏。”蒲涵双语气笃定的凝视唐心妩。

    “那晚苏世宏根本就没碰音芙。”突然,一道低沉的中音接过话茬,从门口堪堪的传进众人的耳里。

    所有目光唰一声看过去,只见一身气度昂仰的陆励诚迎着窗户透进来的光线站在门口。

    “那晚阿芙其实被我调包了。”陆励诚迎着众人的目光,迈着稳重的步伐走进病房。

    说话的同时,带着刀光剑影的眼神射向蒲涵双。

    “我换成了其他人,苏董也喝了不少,但不应该是谁都不清楚。”

    扶着蒲韵之坐在椅子上的苏世宏身子一僵,脑海回想起那晚的事,片刻说。

    “因为结婚,我喝了不少,而且进去后,不敢开灯,生怕让音芙看出我的面目。”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音芙被苏世宏派去的人扶进那间房的。”蒲涵双说。

    陆励诚如王者般的气势站在众人跟前,深沉的眼睛睥睨蒲涵双,“没错,音芙是被苏董安排的人扶进了那间房间,但是我后脚就将人换走了,换了别的女人。”

    对于这种突然加进来的剧情,蒲涵双完全不苟同,冷嗤的笑:“不可能,你是音芙的丈夫,而且现在音芙在设计界享有盛名,为了音芙的名益,你这么加这一剧,不觉的很牵强?”

    “蒲涵双你自以为自已做的滴水不漏的事,到最后,不也发现你也被算计了?”

    蒲涵双目光一顿,脸色变的难看,陆励诚嘴角泛起鄙视的笑。

    “阿妩是我的女儿,阿芙由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男人。”

    陆励诚低沉如鼓声震天的宣誓,可谓给了苏世宏重生的希望,同时伤心过度的蒲韵之也缓过气来。

    “不可能,陆励诚你在胡说八道。”蒲涵双的情绪反观激动了。

    陆励诚冷哼一声:“事实就这样,我和阿妩验过DNA,证实她就是我的女儿,虽然阿芙不记得以前的事,但是事实是不允任何人歪曲,我也不允许任何人给我妻子身上泼脏水。”

    这下,蒲涵双的脸色变的苍白了,犹如削了皮的茄子,嘴里喃喃呢叼。

    “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中途转变?”

    陆励诚忽视蒲涵双的表情,走到了唐心妩跟前蹲下,执起她纤长的手。

    “女儿,我是你的爸爸。”

    语气温柔似水,喊的那双清灵的水眸波光熠熠。

    “你真的是我的父亲?”良久,她像做梦一样梦呢着。

    声音里带了几分飘渺。

    “是的,我接到检验科的电话,立即就赶过来了,你妈妈也在路上了。”

    陆励诚的话落下后,唐心妩感觉身体里被灌进了一股力量,这股力量足以让她从床上一跃而起。

    从没想过,她的身份会一变再变,母亲是她偶像,父亲是个出色的商人,她是千金小姐。

    真像是在做梦,真真体会到人生如梦这个词的深意了。

    看着陆励诚亲吻她的手,还有额间源源不断传来的热度,眼角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晶莹的珠花,她有父亲了。

    二十几年来,一直不敢触碰父亲这个称呼,现在她完全可以坦然面对了,不再因为没有父亲而自卑。

    “女儿,这二十几年来让你受苦了。”陆励诚温柔的擦拭着唐心妩眼角的珠花。

    她摇了摇头,闪着泪花笑:“爸,这不怪你。”

    陆励诚脸上的笑意,在唐心妩一声爸的呼喊后,展的更加灿烂了。

    望着父女相认的场景,苏世宏感概万千,有失落,也有庆幸。

    失落是因为无缘成为出色的唐心妩父亲,在心底,他憧憬自已的女儿能发光发热,苏婧宁已经破灭了他所有希望。

    庆幸的是他没有酝成不可救赎的错误。他和音芙之间是清白的。

    蒲韵之缓回气后,看着泪花满脸的父女,心头也是茫然的。

    “怎么会这样?明明她是苏世宏的女儿,怎么变成了陆励诚的?”蒲涵双一脸狰狞的瞪着一对父女,呢喃。

    “蒲涵双你就这么想让你姐姐伤心吗?”苏世宏厉声一吼。

    蒲涵双望向愤怒的苏世宏,眼角余光扫到一旁的蒲韵之,只见蒲韵之冷若冰霜的盯住她

    “蒲涵双你将我的孩子调包这事,你就等着受法律制裁吧!”

    放开唐心妩起身的陆励诚阴沉的盯住蒲涵双。

    这时,蒲涵双开始慌张了,往后退了两步,手摆了摆,“孩子不是我调包的,是何新良去抱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话落,她转身朝门口走去,只是刚到门口时,一道身影被堵住了,她惊悚的看着门口的人。

    “是你让何新良去做的。”温柔的女声却淬染着愤怒。

    门口一身淡耦色齐膝棉质A形裙的陆芙,优雅端装美丽伫立在门口边,脸上挂着少有的怒火。

    身后站着面色冷漠的邵博寅,他手中捏着一份文件袋。

    “事情还没解决,想逃?”邵博寅的语气不咸不淡,但在蒲涵双听来,却寒冷的还让她打颤。

    她战战兢兢的往后退去。

    看着蒲涵双的举动,邵博寅对着门口的陆芙说。

    “妈,我们进去。”

    两人迈进病房,邵博寅反身合上门,算是堵住了蒲涵双想逃的路。

    一间四十平方米宽的病房,容置了六七个人,显的窄仄。

    邵博寅淡淡的扫视蒲涵双的同时,人已走到了唐心妩跟前,说。

    “我们没找你的不是,你倒是自个找上门来了。”

    这一声透出无形的凌厉感,蒲涵双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她撞到枪口上了。

    虽然惊慌,但她还是很极力镇定,脑子里将这次的巧合思索一翻。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瞪大眼睛看向邵博寅,看向蒲涵双的邵博寅,已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嘴角起了一些弧度。

    转头对站在床边的陆芙和陆励诚说:“妈,爸,你们坐着。”

    这一声,已经告诉唐心妩结果,虽然刚才陆励诚已经知会她了,但是听到这一声,心头依旧还是澎湃不已。

    陆励诚听着这一声呼叫,心头十分的畅快,拉起陆芙的手嘴角带笑的往沙发上走去。

    这间病房,虽然不大,但设置也应有俱有,小小的客厅,供探病的客人落坐,还有家电全配套。

    “蒲涵双你指使何新良调包孩子的事,随后我会向有关机关起诉你。”陆励诚说的话。

    蒲涵双听完已经开始害怕了,将房间里的人环视一遍,最后她跑向蒲韵之,跪在她跟前。

    “姐,我知道错了,你帮我说说情,让他们不要起诉我。”

    蒲韵之满目痛心的看着蒲涵双,“枉我一直这么信任你,可是你怎么对我?你勾、引你姐夫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蒲涵双伸手抓住蒲韵之的臂腕,垂着头,哀求:“姐,我没有,真的没有,我没和他有过任何的关系,真的,不信你问他们三个,他们从何新良口中亲耳听到的,那晚并不是苏世宏,而是何新良。”

    听到这一句,苏世宏顿时觉的救赎了。

    蒲韵之也觉的不可思议的看向苏世宏,苏世宏此时也是看向邵博寅。

    邵博寅云淡风轻的说:“何新良是这么说的。”

    那么那晚是怎么回事?

    邵博寅继续解释:“何新良说当时他在房间里点了迷烟……”

    邵博寅点到为止,对不感兴趣的事,能说到这个点已经是破例了。

    苏世宏是个经历过风雨的人,自然明白里头的深意,只要有迷烟,他们根本不知道谁是谁。

    难怪他进了那个房间后,人会不受控制,原来是迷烟在作崇。

    只是那晚他和谁?难不成何新良也做出找了其他女人来代替?事后将清场,只留下他和蒲涵双两人?做出一副两人发生关系的假象?

    但不管如何,只要不是蒲涵双便好。

    蒲涵双看着蒲韵之,“姐,你听见了吗?”

    蒲韵之也是松了一口气,但想到妹妹的举动,她没办法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虽然你这勾当没干成,不过动机不纯,你想撇的一清二楚是未免想的太好了。”邵博寅冷冷的嗤笑。

    蒲韵之被邵博寅一提醒,心生悲凄,她想不到自已的亲生妹妹竟然是这种人。

    “我帮不了你,你要求原谅的不是我,是音芙。”蒲韵之说。

    蒲涵双看着蒲韵之,生出绝望,她松开了蒲韵之的臂腕,冷笑一声:“一直以来,你都比我要幸运,为什么当我有难时,你却将我推向一旁不管不顾,这就是你说的爱?”

    “蒲涵双你姐姐一直相信你,可是你对她做了什么?”一直坐在蒲韵之身旁的苏世宏憎恨的斜了一眼。

    “苏世宏你别TMD装出一副爱她的样子,如果你爱她当初还会挂念音芙?又怎么会在新婚当晚想强、占音芙?”

    蒲涵双犀利的言词逼的苏世宏的老脸再一次涨起来,他伸手颤抖的怒指蒲涵双,却说不出言语来反击。

    蒲韵之头往沙发上靠,扶住额头,她怎么也想不到她深爱的丈夫心里竟然挂念上了她的姐妹,虽然没有发生关系,但心里依旧过不了那一关。

    “你们的家事请你们自行回去处理,不要打扰我女儿休养。”陆励诚反感他人家事,特别还是凌乱的丑事。

    陆励诚的声音惹的蒲涵双转看音芙,“音芙,虽然我是抱走了你的孩子,但我没饿过她,我将她教成这么出色,你应该感谢我,而且我的孩子在你手中死去了,这点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说法?”

    蒲涵双见大势已去,只有牵出死去的孩子。

    说到死去的孩子,陆芙满心伤感,对那个孩子她依旧存有一份牵挂,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跟她生活了一段时间,感情怎么也抹不去。

    每每看到照片,心里会生产一阵阵的痛,孩子是因为她的疏忽才死的,如果当时她不一心记挂着工作,也不会让她发烧,烧坏脑子,最后成了脑膜炎而死。

    陆芙脸上的悲伤落进蒲涵双眼里,她看到了一份希望,继续说。

    “当时我也很困难,带着心妩两人相依为命,可我还是很好的照顾了她,如果我没有调换的话,或许死的就是你真正的女儿,而不会是我的女儿。”

    说到这儿时,蒲涵双还落下了眼泪,一副悲哀的表情。

    陆励诚见妻子伤心了,对着蒲涵双吼了一声:“给我滚出去。”

    明天加更一万五。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瑟瑟桃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瑟瑟桃欢并收藏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