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们之间的关系能冠上非法入侵?(8000+)

作者:瑟瑟桃欢    书名: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tw】,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唐心妩握着手机,从床上走下来,在房间内打转,扶着额头说。

    “邵博寅,你究竟想.....”

    语气无可奈何骟。

    话还未讲完,那头传来了盲音。

    她拿下耳旁的手机,愤愤嘀咕,竟然挂了她的电话铪?

    他是打定主意她会开门吧!

    吐了一口气,她回拨了过去,只是那头响了两声,就被挂掉了。

    看着手中的手机,唐心妩说不出什么滋味。

    开门,她自然是不会,一单身女人在黑夜中给单身男人开门,代表的深意她自然清楚。

    虽然她跟他之间的关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但是此时不能,一旦敞开,他们之间更难以清理。

    见他不接,只好编了个信息过去。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跟我的孩子休息了。”

    发过去后,等了五分钟,没见到有回复的信息进来,想着他可能放弃回去了,松了一口气。

    这才安心的放下手机,便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了。

    只是她站在浴镜跟前,看见镜中微微红肿的嘴巴,脑海中再次浮现邵博寅在树丛中的行举,再次热血沸腾。

    他做那种事竟然无所顾忌,不仅要的狠,还是要的变\\态。

    牛鞭吃的有点多,上火了。

    刚才他在电话里说的话,倒真是有点应景刚才他的举动,只是他无缘无故吃那个东西做什么?

    还嫌不够折腾?

    但片刻又转想,他吃什么似乎不关她的事?

    摇了摇头,心突然有种被扰乱的凌乱感。

    烦乱的伸手拧开水阀,浴蓬水花四射,浴室内顿时氤氲着雾气,她褪去身上的衣物。

    走到浴蓬下,温热的水,从头顶冲洗着她浑乱的脑子,也一并洗涤掉浮现在她脑海的画面。

    随着流水的冲洗,唐心妩的心渐渐平静,半小时后,梳洗完毕,披散着黑发,裹着浴巾走出浴室。

    “啊......”唐心妩刚走出浴室,就看见站在窗口的男人,惊叫一声。

    那个背对她的身影,她看的出来,是邵博寅。

    只是他怎么进来的?

    在惊叫声后,伫立在窗口背对着她的某人转过身,入眼的是出水芙蓉的唐心妩。

    水晶灯光下,白晰的瓜子脸,染着沐浴后血液循环的绯红,因惊吓,清灵的大眼淬染几分惊恐,双手攥紧身上的浴巾,紧裹的浴巾勾勒出她姣好的线条,长长的黑发落在透着淡淡红润的雪肌上,像是坠入人间的精灵。

    邵博寅的喉结滚动几下,目光渐渐幽深,。

    “你怎么进来的?”唐心妩看见转身后的面容,稳定心绪问。

    邵博寅敛神的摆了摆手,云淡风轻的说。“门好像没锁好。”

    她蹙眉,门是她锁的。

    凝思几秒,也不管他如何进来的,伸手指向门口:“你这是非法入侵。”

    话落,邵博寅带着幽深的眸子走向她,看着走过来的人,唐心妩心跳加速的往后退,胸口的双手攥的更紧,目光闪烁。

    “以我们之间的关系,能冠上非法入侵?”他停在她跟前,用一种她看的懂的目光凝视着她。

    唐心妩对视一会,撇过头,极力平息心头的烦乱,淡淡说:“我们的关系结束了,这样纠缠有什么意思?”

    看着她的转开头的样子,邵博寅的脸色突然阴冷几分,“心心,你以为在和我上chuan后,可以轻易的撇清?”

    听着他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叫出来的‘心心’,一如深爱之人的昵称,有一种别样的诱惑。

    她的心跳加速,快到她控制不下,低下头。

    “今天我妈找你,她说的那些话不要放在心上,事后她也很自责,让我转告你,改天她向你道歉。”突然,他的话锋一转,结束了一个话题却又展开了新的话题。

    这翻话在唐心妩听来,没有一点可信度,他母亲的那翻话一直盈绕在她心头,再度提起,心头有些微痛。

    抬首,目光坚定的说:“你母亲说的没错,我们不合适,请你别再一持已见,伤害身边的亲人,又造成他人的困扰。”

    听见最后一句话:“他人的困扰?”邵博寅的脸再次冷了几分,幽深的眸子,陡生凌厉望着她。

    对上他的目光,唐心妩的心跳的历害,就在她无法对视下去时,听见他没有情绪的声音。

    “我就打算这辈子困扰你,也困扰我了。”

    听着这样理直气壮的话,唐心妩气的瞪大瞳孔,只是她刚张大瞳孔,某人双手扶在她没有衣物遮蔽的双肩,滑嫩的触感,再次让他的喉结滚动几下,发出微乎其微的声音。

    这声音落在了唐心妩耳里,拨撩着她,而她肩膀上那灼烫的大掌,源源发出来的热度,往她的四肢百骸焚烧。

    她看见他的目光,燃烧一把火,越来越旺。

    她对视不下去,正要说话时,却听见他淡然的声音。

    “先上\\床等我,我去洗个澡。”语气是沙哑的,语音落下,他的身影就离开了她的跟前。

    唐心妩几秒的怔忡,反应过来,随在他的身后,“你怎么就听不明白,我真的不想跟你有任何纠缠了。”

    前边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唐心妩因为气急,步子走的有些快,一时间没预料到他会突然间停下来,瞬间撞在他宽大的背脊上。

    “唔”她捂住疼痛的鼻头,皱着小脸,样子似乎有些难受。

    转过身来的某人,见她痛苦的表情,伸手过去:“撞疼了,我看看。”

    话落,她指间豁然流出鲜红的液体,他顿时蹙眉,脸上的表情也严肃的渗人,“赶紧仰起头。”

    语气急促。

    下一秒,他的身影转向床头柜,抽了柜面上搁着的纸巾,急步回她的身边。

    “放开手。”

    仰着头的唐心妩张开手,却见满手鲜血,邵博寅手忙脚乱的把纸揉成小团,塞进她流血不止的鼻孔。

    “一个这么大的人,也能撞上来,以前你是怎么照顾自已的?”

    邵博寅边忙活,边气极败坏的训斥。

    唐心妩被他训斥的有点恼火,“还不都是你害成这样的。”

    “脆弱。”

    “是你的背太硬。”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之间,唐心妩脸上的血迹被邵博寅弄干净了,鼻里擦了纸团,人也被安置在床上。

    邵博寅在浴室进进出出,一会拿湿巾给她擦脸,一会端水给她洗手,忙活完后,他坐在床边,目光盯着她。

    唐心妩被他盯的发毛,躲避着他的目光说:“好晚了,你快回去吧!”

    某人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却起身了,唐心妩以为,他是要回去了,只是下一秒,她看见他的身影朝着浴室走。

    想起刚才他说过去洗澡,扯声说。

    “喂,你不能这么无赖。”

    浴室门口的身影突然停住,侧头斜视她,那目光轻佻:“我就是这无赖的。”

    话落,身影溶进浴室。

    唐心妩气急,这个男人真是牛皮糖,他一个有名有地位的人,怎么就会这么无赖呢?

    下一秒,唐心妩又是一惊,原因是某人的浴室门没关,她能清楚看见他任何一个部位,赶紧转过头。

    “爆露狂。”

    仰躺在床上的,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唐心妩无神的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光充刺着她眸子。

    刺的她的眸子只看到他刚才因为她流鼻血而紧张的表情,虽然嘴巴上在训斥着她,但是眼里掩饰不住紧张。

    这份紧张,不是装出来,而是自然流露。

    同时,也流露出他的真心。

    ........

    我就打算这辈子困扰你,也困扰我。

    他淡然的声音在她耳间回响,从他刚才的举动看,这话不是随便说的,想想他的身份地位,根本不需要去说谎骗取女人,可是......

    可是他就算有心,但是他的家人又怎么能接受她,

    他母亲的话还清晰的回荡在她耳旁。

    最记忆犹新的还是他母亲听到她说出两个孩子时的表情,那表情足以说明她并不知道她除了是离异,还是单身妈妈,而且他们是不允许生过孩子的女人当邵家媳妇。

    特别是他们邵家这样名望的家庭。

    可是邵博寅却......

    如他不顾亲人的劝阻而一意孤行,不受祝福,这样就算在一起了,也不可能长久。

    上段婚姻,给她教训太多了。

    “不流血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

    唐心妩回神,看见撑在她上空的某人,正伸手拔出她鼻间的纸团,说完,又拨另一只鼻孔里的。

    “不流了。”确定后,他起身把纸团丢进垃圾桶里。

    唐心妩摸了摸鼻子,确实不流了,这才转头,一转头,她目瞪口呆。

    某人往回床走,将她的表情纳入眼里,不咸不淡的说:“又不是没见过。”

    在他的话落下,唐心妩赶紧捂在眼上,挡住视线。

    “你穿衣服。”

    她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又有些无奈。

    “我没有衣服,刚才那身衣服有味道了,再说,你又不是没见过。”

    听着他的话,唐心妩感到床的另一边往下陷,确定他上\\床来了。

    唐心妩听着这话,牙痒痒,他不要脸也就罢了,还这样调侃她。

    邵博寅侧着身子,一手支颐头,一手往她盖在脸上的手伸去,“这样也不怕闷坏自已,快拿开手。”

    说话间,他用力扳开她的手,唐心妩索性也就不遮了,目光落在天花板上。

    噘着红唇,一脸气呼呼,因为刚才流鼻血,脸色有些透白,但生气的表情却是吸住了邵博寅的目光,甚至是他的魂。

    不受控制的伸上骨节华丽的手,复在她的脸颊上,温热的大掌轻轻摩挲,如刚剥壳的鸡蛋般丝滑透过指尖的神经末梢往他下腹涌去。

    唐心妩不被挠的痒,本是不想看他,也不得不转看向他。

    “你别玩了。”语气幽幽绕绕。

    “什么?”邵博寅顿住动作,目光沉息的看着她。

    “你知道我的意思的,你家人根本没法同意我们在一起,你这样做只会伤害你的家人。”话尾,再附加一句,最后,你会怪怨我的。

    但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而是心底默念着。

    他的手再次的摩挲着她的脸颊,完全不在意的说:“刚才我已经说了,我家人会同意的,那天妈就已经同意了。”

    唐心妩看着她,定定的,“你妈在听到我是个单身妈妈后,脸色都变了。”

    言外之意,就是你说谎不打草稿。

    邵博寅一脸淡淡,掀开被子,钻进,然后拥住她,“明天我带你回去,你会清楚妈的态度。”

    一阵火热的温度紧紧包围着她有些冰冷的身躯,很温暖,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又担心他会硬来,想到刚才在树丛的时候,就心有余悸。

    她死瞪着他,不动,只是某人却忽略她的目光,一个劲的在蠕动。

    “身上的浴巾真防碍。”

    话落,扯掉她还裹着的浴巾。

    “你干嘛!”唐心妩有点生气了。

    “睡觉。”话落,他转身,伸手到床头柜上的按钮,‘叭’一声,房间瞬间暗淡,只留着晕暗的床头灯。

    ......

    赤体相拥,某人根本就受不住不做点什么,灯光刚暗下来,滚烫的大掌缓缓往某个地方伸去,还没到达,却被唐心妩的手按住。

    “如果你不安份,就下床去睡。”

    “牛鞭吃多了。”某人低吟一声,把脸凑在她的颈部,吸取她身上的清香。

    “那也是你自已的事......”

    话未完,某人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了,接下来全是唐心妩气极败坏的抱怨。

    “没事吃那个做什么?”

    片刻,室内响起让人脸红耳赤的声响......

    ***********************

    苏婧宁在舞室里跳舞,只是每步都跳不到位。

    其实在见过安安和欢欢后,就一直心神不宁的,脑海中一直浮现的是欢欢和安安那可爱的面容。

    她百分百可以确定,唐心妩的孩子是邵博寅的种。

    那两个孩子是那晚遗留的。

    只是现在她还没摸清楚,邵博寅究竟是否知道孩子的事?

    但想到江涤城和孩子熟悉的程度来看,应该见过孩子,江涤城都见过孩子,那么邵博寅自然不可能没见过。

    如果见过,定然会发现一些端倪,可是从刚才唐心妩的表情看,她还不知道孩子和邵博寅的关系。

    难道邵博寅不知道孩子的事?

    对一定不知道,如果知道离婚时就已经捅破了。

    既然邵博寅还不知道,那么她就让这个真像永远埋在时光里。

    一旦邵博寅知道,肯定不会放过她。

    而现在她最担心的是被翟逸辰,如果翟逸辰知道那晚是她让他成为戴绿帽子的人,她不敢想象他们之间能不受任何影响。

    现在她跟他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不想有任何的差池,越想,苏婧宁心头就越不安。

    她停下动作,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这个电话是给苏浩然的。

    接到苏婧宁电话的苏浩然,片刻赶到苏婧宁的舞室,苏婧宁坐在舞室的地板上,在看到苏浩然的出现后,她小声抽泣。

    “浩然哥。”

    苏浩然扶起苏婧宁,安慰着:“婧婧,起来说。”

    苏婧宁在苏浩然的扶持下,坐在舞室的椅子上,苏婧宁止住抽泣。

    “浩然哥,邵博寅太过份,而我为他付出了这么多,离婚时他却一点情面也不讲,还给我安上婚内出\轨的罪名。”

    苏浩然浓眉紧皱,想起在苏婧宁离婚时,苏世宏说出是婧婧的错,要他别再插手,所以他就没再插手了,但现在看着苏婧宁痛苦的样子,心头的愤怒再次升腾。

    不由的紧攥拳头,“你还没想开这事?”

    “怎么能想开?”

    “那我去找邵博寅去。”

    “别,浩然哥,别去找他,你去找他也不会有作用,反而会让他耻笑。”苏婧宁抓住苏浩然要起来的身子。

    苏浩然沉凝几秒,“婧婧,那你想我怎么做?”

    苏婧宁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心头觉的难受,想着能找到倾诉的人只有你一个人。”

    苏浩然深吐一口气:“婧婧,那翟逸辰对你来说是什么?”

    苏婧宁一怔,泪眼婆娑的凝望着他,“浩然哥,我是个离过婚的女人,能有一位愿意接受我的人,我也就认命的接受。”

    苏浩然似乎欲言又止,片刻叹一声:“翟逸辰也是个离过婚的男人,其实你一点也不差。”

    苏婧宁望着苏浩然,“谢谢你,浩然哥,你能这样看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说完,她低下头。又是幽幽说。

    “浩然哥,最近我真是倒霉,翟逸辰的前妻,认为是我抢走了翟逸辰,和她的朋友谋划让我发生车祸,到法院起诉我,可能过不久,我又有事了,到时爸又该气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苏浩然眸子一紧,里头顿时露出狠意。

    “翟逸辰不知道这事?”

    “知道又怎么样,那个女人为他生了两个孩子,就算他不看他前妻,也会看在孩子身上,睁一只眼,闭一眼的。”

    “既然这样,你还要嫁给他?”

    苏婧宁垂下眸子,“其实这也是父亲的意思。”

    </

    “翟家在港市也算有些地位,我再婚,能再嫁进这样的家庭,就算是不错了。”

    苏浩然脸色阴沉,看着她,良久说了一句:“那个女人叫什么?”

    苏婧宁说出了唐心妩的名字,苏浩然只说他会解决这事,也会让翟逸辰没有后顾之忧全心全决的对她。

    ****************************************

    唐心妩下班后,往家里赶,她准备进电梯时,身后传来一声:“现在的人怎么这么没信用度,说给我设计时装,这么长时间也不没回复。”

    她转头看去,只见身后站着身穿白色时装,脸上挂着个大黑超,一身优雅伫立的老奶奶,手里还挂着个LV限量版的包,端着梳着一丝不苟白发的头,虽然她的头发斑白,但是胜在气质,完全找不到老人的感觉,倒是时尚又优雅的代表。

    唐心妩蹙眉,这面孔好像有点熟悉,但是她好像没有认识这样年龄的人。

    “怎么不认识我了?”一声女王般的声势。

    唐心妩再次打量着她,江意珍被她打量的不耐烦了,伸手摘下黑超,“怎么这么没眼色,只是脸上带了个眼镜,就认不出来了?”

    看见江意珍的脸,唐心妩张着嘴,这个地方,她怎么进来的?

    “发什么愣呀!还不快请我上去坐坐。”江意珍一副理直气壮。

    唐心妩晃过神来,想到上次季卉找她,而这次是江意珍,伸手拢了拢头发,“老夫人,你找我有什么事?”

    “难道没什么事就不以找你吗?你都把我孙子的魂勾走了,我还不能来找你?”江意珍端头,皱眉睨着她,似乎对她的问话很不满意。

    又是为事而来的,吐了一口气,便说:“老夫人,我们去公园那头坐坐吧!”

    江意珍来这儿,无非是想见到那两个小孩,再次确认一下,但唐心妩却不让她进屋,顿时板起脸:“这就是你待客之礼?”

    唐心妩其实并没有想殆慢她的想法,只是想着家里有孩子,有些话不适合让孩子们听到,所以她才会说在这儿聊。

    “抱歉,因为我家里有孩子。”

    “有孩子又有什么关系,我就喜欢孩子。”话落,江意珍就率先走向电梯口去。

    唐心妩见状,急急跟上去,她也想打个电话给邵博寅,让他把江意珍劝回去,可是时间上根本不容。

    “老夫人,家里真不适合。”

    “你说你畏畏缩缩做什么?既然你敢和我孙儿在一起,还担心其他人的说法。”江意珍瞪着她说。

    “我没有。”唐心妩被她这么一说,低着头,小声应着。

    “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做人要老实。”

    唐心妩的手指摩着手袋,不敢再接话了,低着头。

    江意珍看着她的样子,心头才好受了些,“我说你也是,明明答应给我设计衣服,这么长时间也没见动静,是不是我不来找你,你就打算把这事忽悠过去。”

    江意珍想到被忽视这么长时间,心头就有气。

    手机号都给她了,竟在连个电话也没有,还要让她这个老脸亲自来找她。

    说到这事,唐心妩是有点愧意的,抬头一脸抱歉的看着江意珍。

    “老夫人,真抱歉,这段时间我工作忙了些,我是想着忙过这阵子再给动手给你弄。”

    “那也得跟我打声招呼才是,别让我左等又等。”江意珍撇着嘴,像个小孩似的。

    唐心妩看着也没觉的气,只觉的她倒是可爱。

    ‘叮’电梯来了,下一秒,电梯门缓缓朝两边张开。

    里头的人走完,江意珍率先踏进电梯,唐心妩只好也跟着进去。

    “几楼?”

    “十三”唐心妩说。

    江意珍眉头一蹙,十三?阿寅这儿的房子也是十三。

    但还是伸手按了按,因为她就在站按钮边。

    “什么房号?”

    唐心妩也如实说了,江意珍心头明了的点头。

    “你住的谁的房子?”

    “这个是我租的?”

    ……

    一翻盘问后,江意珍心头明了了。

    好家伙,偷偷的把人都安置到家里了,果然跟他老子说的一样,早就惦上人家了。

    ……

    电梯停在十三楼,江意珍率先步出电梯,往唐心妩家门走去。

    跟着她身后的唐心妩蹙关眉头,她好像很熟悉这儿似的。

    只是她还没想个所以然,江意珍已经停在家门口了,等着她开门。

    唐心妩只好掏出钥匙,开了门。

    “请进。”

    话落,江意珍像一阵风般的闪进去了,唐心妩一愣。

    看着江意珍急忙脱掉鞋子,连棉拖也没穿,就往客厅里冲去。

    门口的唐心妩呆愣好一会儿,才赶紧走进去。

    她换好鞋,对着站在客厅里江意珍说:“老夫人,你还没穿棉拖。”

    只是穿着白色袜子的江意珍站在客厅里,惊恐的张大那双经过沉浮的大眼,不可置信望着坐在玩具堆里的孩子。

    欢欢见有陌生人来了,抬头,看见江意珍白头发,裂嘴一笑。

    “老婆婆,你好。”

    江意珍转看一旁的安安,安安也已抬头,一脸沉稳的打量着江意珍。

    号外号外,今天加更了。让月票狠狠的砸向我吧!瑟瑟是月票回收桶,不装满没动力加更哟!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瑟瑟桃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瑟瑟桃欢并收藏天价婚约,总裁前妻很抢手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