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自己露了马脚【234】

作者:莫颜汐    书名: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tw】,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传泠涧。”焱殇从她手里接过了汤蛊,递给冷青,让他送进房间里,再拉着惜夫人坐到了树下。

    “王……妾……”惜夫人盯着脚尖,双手紧绞着裙子,嗫嚅半天,眼眶又红了,“妾想要一面出关令牌。”

    “你要令牌干什么?”焱殇眉头紧锁,疑惑地问:“你今日到底怎么了?听王后说,你前日在寺里就哭过。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

    惜夫人的身子震了震,气息骤紧,紧张地说:“我在庙里?王后她说什么……围”

    “惜娟,你先告诉我,要令牌干什么?”

    焱殇正在追问,屋子里传出一声惊呼。他神情一变,立刻走进屋里。

    汤蛊摔在地上,碎成了几片,金黄的汤汁泼得四处都是。青鸢正眉头紧皱,用力地吸

    手指。

    “烫到了?”焱殇拉过她的手指看,指尖红红的,烫得不怎么严重羿。

    “啊,好烫。”青鸢举着手指,皱着小脸说。

    “娇气。”焱殇瞪她,手往她的小脸上揉,“我和惜娟说两句话,你把她的汤都砸了,这样有点过份了,去道歉去。”

    “啊?”

    青鸢还真没那么想,只是方才盯着惜夫人想心事,手不小心摸到了瓷蛊。这是熬了整天的汤,外面一层是保温的,里面才是喝汤的汤盅,能把手指烫成熟的!

    扭头往外看,只见惜夫人正呆呆地看着窗前的二人,突然,她身子猛地一颤,转身就走。

    “惜夫人有些不对劲。”青鸢心里闪过一丝不安,小声说。

    “她身子一天不如一天,还特地来看你。阿九,以后不许这样了。”焱殇小声责备道。

    青鸢咬咬唇,抬指戳焱殇的额头,“笨蛋相公。”

    “还敢骂人。”焱殇立刻拧她的小脸。

    “就骂……打是亲,骂是爱。”

    青鸢小脑袋摇晃几下,突然就踮起脚尖,往他的下巴上咬,柔软的小身子直往他身上贴。

    “小妖物,你还嫌我被你折磨得不够?”焱殇咬牙切齿的把她从怀里摁,挥起巴掌拍她渐圆的小屁屁,“那我就好好爱爱你。”

    “这是什么味道?”泠涧的身影突然从窗子外飘来,吓得两个人赶紧分开。

    “你怎么没通传就进来了?”青鸢看到他,立刻想到了关于诛情的讨论,一手掩着脸,闷闷地责备。

    泠涧向焱殇抱拳,神色冷竣地说:“我闻到了诛情里一味药材的味道,所以直接闯了进来。”

    他常年与药材打交道,受过极为严苛的训练,嗅觉灵敏,刚走到小院附近便闻到了诛情里一味至关重要的药材的味道,情急之下直接从翻墙而入。

    “这是什么?”他看着瓷蛊碎片,眼睛一亮。

    “这是惜夫人给我的汤。”青鸢心一沉,递了一片瓷片给泠涧。

    “惜夫人?”泠涧闻了闻瓷片的气味,又小心地用舌尖在瓷片上舔了舔,神色严竣地说:“这汤里也有诛情里的一味药材,这味药材配成诛情,会让人情

    yu大涨,但单独用,它就是一味毒药,让人变得疯疯癫癫。”

    焱殇的脸色顿时大变,冷声呵斥:“去把惜夫人带来。”

    冷衫带着侍卫匆匆奔出小院,院中的气氛陡然压抑。

    “惜夫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青鸢眉头紧蹙,她根本想不通惜夫人下手的动机。是嫉妒吗?还是受人胁迫?

    过了一小会儿,院外又响起了脚步声,冷衫气喘吁吁地冲进来,神色难看地说:“王,惜夫人已经跑了。”

    “刚刚从这里出去,能跑到哪里去,立刻去追。”焱殇震怒,厉声说:“仔细搜惜夫人的房间,把她身边的人都押过来。”

    青鸢怔怔地坐在椅上看那堆碎瓷片,惜夫人怎么会下毒手呢?

    “惜夫人若真想杀我,早就动手了,不必用诛情这种东西……你还记得老爷子上回让她除掉我的事吗?她用的是老爷子给她的镯子。她不知道遇上了什么事,让她这样魂不守舍……而且,我感觉得到她发愁的事应该和你应该没什么关系。”

    “和我无关?”焱殇疑惑地看着她问。

    “嗯,她方才看我们的时候,眼神里不是羡慕,嫉妒,失落……她的眼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她是害怕!”

    “你是说,她在害怕?”焱殇踱了几步,扭头看她。

    “对!她虽和你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毕竟有你的庇护,又是你的结发,就算有些刁奴心里不尊重她,但也不敢对她怎么样。就连我,我看在你的份上,也得尊重她几分。若她受到委屈,只需向你哭诉,相信你不会放任不管。所以她根本不必害怕别人。在衣食住行上,有些东西比我用得还好……你说,到底什么事让她害怕?”

    “我看,惜夫人就是嫉妒。”一名侍婢进来收拾碎片,嘴角撇了撇,小声说:“我有好几回看到惜夫人一个人站在院外,朝里面张望,看到我们之后马上就闷不

    作声地走开。”

    青鸢朝她看了一眼,这丫头是雪樱的婢女,到了泗水城才负责服侍她的。

    “多嘴。”她眉头轻皱,小声责备。

    雪樱对身边几名近身婢女非常好,所以这些婢女们也比别人的婢女胆大一些。

    “王后恕罪。”婢女吓了一跳,赶紧跪下请罪。

    “别碰这些东西。”青鸢挥挥手,快步往外走。

    乱了这么了一阵,她才发现穆飞飞不知何时出去了。这事不知和穆飞飞有没有关系?

    “去哪里?”焱殇大步跟出来。

    “我们去惜夫人房间里看看吧。”青鸢小声说。

    夫妻二人到了惜夫人的住处。她住在倾心太后对面的房间里,窗口种着几株君子兰,正在风里摇曳着碧色的叶片,从屋子里往外透着一股药味儿。

    屋子里已经搜过了,柜子桌椅都挪动了地方,首饰盒也打开看过,贵重首饰一件也没有留下。锦绣衣服翻得零乱,有几件就丢在地上。青鸢一眼看到了衣衫中露着一角米色的纸,赶紧拿起来看看。

    “是当票,死当,日期是四天前。”青鸢看过后,把当铺递给焱殇,“看样子惜夫人真的做了充足的准备,要离开这里。”

    焱殇脸色黯沉,缓步走到墙边。

    惜夫人喜欢画,房间里挂着六幅画,皆是青山碧水人家,连帐幔都绣着青山绿水。屏风尤其精美,一艘小船在长河中缓缓往前,舟上有璧人一双。男子高大,腰间悬着弯刀。女子披着蓝色锦绣披风,神情温柔。

    “这是你和她吧。”

    青鸢抚了一下屏风上的画,转头看墙上的画,这些画里都有成双的人物。有的坐于塘边,有的站于树下,有的手持荷叶,有的手牵风筝。

    “惜夫人这一生只怕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日子。”青鸢一面看,一面小声说。

    这些画给她怪异的感觉,若她是想借画来寄托感情,那为何这些男子身上所穿的皆是布衣,而且皆是焱殇不喜欢的褐色。

    正猜测时,倾心太后和许雪樱、穆飞飞三人一起匆匆找了过来。看样子穆飞飞是去给太后报信了!

    “听说是惜娟?”倾心太后快步到了门口,一把抓住了焱殇的袖子,面色复杂地问。

    “母后,此事还要查证。”焱殇扶她坐下,镇定地说。

    “怎么会是惜娟?我这次回来之后经常与她促膝长谈,她身子亏得厉害,我一直感到对不住她,想弥补她……我真是想不通……一定要弄清楚!”

    许雪樱走到青鸢面前,拖着她的手上下打量,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青鸢心中一动,故意说:“我只喝了几小口,而打翻了罐子,应该问题不大。”

    “这种毒药很厉害,就算几小口也会让你吃不消。昨日才中了诛情,今日又喝了汤……泠涧在何处?赶紧让他来!”倾心太后闻言脸色大变,猛地站了起来。

    “他已经给我看过了。”青鸢赶紧说。

    “那怎么办?王后就是贪吃,以后管着自己的嘴吧。”许雪樱一听也急了,伸手就拍青鸢的背,连声说:“赶紧吐出来吧……”

    她力气没控制住,一掌差点没把青鸢的魂给拍出来。

    “呼……”青鸢倒吸一口气,缓缓转动脖子,“雪樱,我没被毒死,也要被你这一巴掌给拍死了。”

    “对不起。”许雪樱赶紧又给她揉,满眼歉疚。

    青鸢扶着腰坐下,被太后和许雪樱这一问,她才感觉到后怕。若她喝了这罐汤,她现在是不是已经成了疯婆子了?

    “惜夫人一向孤傲,真没想到她会做出这种事。”许雪樱咬牙,气愤地说:“得赶紧找到她,免得她再害人。”

    青鸢微微拧眉,看向穆飞飞。她一直在沉默,面上看不出喜怒。这丫头若不是真的和此事无关,那就是定力太厉害了。

    搜查惜夫人房间的侍卫回来了,一无所获。

    “不过才一盏茶的工夫,她能跑多远,为何还未找到她?”焱殇眉头微锁,看向院外。

    “若惜娟早就做了准备,这时候往隐蔽之处一躲,一时半会很难找到。”倾心太后揉着眉心,长吁短叹,“惜娟怎么会这样做,难道是在天烬时就被君博奕给收买了吗?”

    “太后,这事就交给王办吧,”穆飞飞扶住她的手臂,眼眶突然就红了,“飞飞还等着王给飞飞清白。”

    倾心太后皱皱眉,扶着她的手站了起来,盯着她严肃地说:“你还想说什么清白,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告诉哀家,你那日为何要去小巷中?你说不可以说出来,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不肯说,别说哀家不肯帮你。”

    穆飞飞眉头越皱越紧,扑通一声跪下去,轻声说:“惜夫人央求我为她保密,我真没想到她会对王后下毒手。”

    “到底怎么回事,你赶紧说。”倾心太后急得满头大汗,连连拍她的肩。

    郎……小巷里的那间小屋,是惜夫人和胡木恩在外面租的,她们偶尔去那里幽会。”

    “什么?”倾心太后跌坐到椅上,不敢置信地看着穆飞飞。

    “我是无意之中发现此事的,惜夫人和侍卫胡木恩二人……二人有了情意。惜夫人苦苦哀求我,不要禀报干娘和王。我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惜夫人一辈子也不容易,我很同情她。所以才决定帮她隐瞒。我真没有想到,惜夫人会对王后动了杀机……”

    屋子里静了好一会儿,大家都不敢出声,看着焱殇,小心地揣测他的意思。

    这也是青鸢万万没想到的,惜夫人和焱殇多年夫妻,她一直深爱焱殇,怎么会和一个侍卫有了私

    情?穆飞飞这话也不知当信不当信。

    她再度转头看向屏风上面的画,恍然大悟。原来画中的男子不是焱殇,是胡木恩。宫中侍卫们的衣饰都是褐色!

    “惜娟怎么能这样。”倾心太后缓缓摇头,长长叹息。

    “先找到人再说吧。”焱殇站起来,走到屏风前,盯着屏风说。

    “我心里不踏实,去上柱香。”倾心太后揉了揉心窝子,叹着气,拉起了穆飞飞,母女二人掺扶着往外走去。

    “我在这里照顾王后吧。”许雪樱向倾心太后福了福身子。

    穆飞飞看了看青鸢,温顺地跟着倾心太后出去。

    “你看什么?”许雪樱顺着她的视线看,奇怪地说。

    “看飞飞呀。”青鸢笑笑。

    “你还怀疑她吗?或者她那天真是心情不好,去那里走走。那里确实太乱了,她没看到我也是正常。”许雪樱犹豫了一会儿,小声说。

    “你真老实。”青鸢拍拍她的肩,感叹道。

    “若人人都jian诈,这世上还有值得人留恋的地方吗。”许雪樱拧眉,一本正经地说。

    青鸢想,还真是这个道理。人性本身就有善恶,但大多数人都能遵从良心的指引,以善为本。这世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人多,才显得美好。

    小珍珠尖鸣着从窗外飞进来,扑动双翅,往外冲去。

    “找到惜夫人了。”青鸢眼睛一亮,拎起裙摆就往外跑。

    “你慢点跑,怎么总不听劝。”许雪樱赶紧跟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袖子。

    青鸢收住脚步,柳眉轻扬,心情大好。

    朋友不在多,拥有一两个真心待你的人,就是人生幸事。

    ———————————————————-—分界线—————-——————————————

    小珍珠带着几人径直到了小巷外。

    在途中,冷衫已让人来报,胡木恩的家人昨日已经离开了泗水城,不知去向。

    “奇怪,那惜夫人为何不一起走,反而要留在这里,多此一举地给我弄一罐汤?”青鸢不解地问。

    焱殇看看她,沉默不语。

    “也许是因为她的主子?”许雪樱犹豫了一下,小声说。

    小院外守着十数侍卫,院中已经搜了个遍。侍卫把几封书信递到了焱殇的眼前。

    “是君博奕的密旨。”焱殇看完,眉头轻皱。

    “我看看。”青鸢接过书信,仔细看了一遍,奇怪地问:“他要杀我?他为何要杀我?”

    焱殇转头看她,沉声问:“怎么?”

    “君博奕这人我还算了解,他不会杀我的。”青鸢很自信地摇了摇手中的书信,“这密旨是嫁祸,惜夫人只怕是因为胡木恩之事,被人胁迫了。”

    “哦?你这么自信?”许雪樱不信,质疑道:“你是大元王后,杀了你,就打击到了王。”

    青鸢笑笑,把信叠好,认真地说:“若没有这信,我还真会有几分怀疑惜夫人是某些人的内应,但有了这信,我百分百确定惜夫人是被嫁祸的。”

    【225】他们亲自试了诛情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莫颜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颜汐并收藏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