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女帝天下,十全十美【十五】

作者:莫颜汐    书名: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tw】,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女帝天下,十全十美【十五】

    小十跑了一天,累了,微烫的水包裹着她细软的身子,让她昏昏欲睡。小狗儿已经洗干净了,带着满身的水珠,歪歪扭扭地往池沿边跑来,用毛茸茸的小脑袋在小十的手臂上轻轻地碰。

    小十迷迷糊糊地睁了一下眼睛,朦胧中看到有道高大的身影站在后窗处,她努力想看清一些,奈何困意太重,根本无法让她看清前面的人。

    或者是卫长风吧,又或者是梦……

    她彻底睡熟了,独自进入了繁华盛世之中,身穿一身大红龙袍,与身边的男子携手前行。踺、

    她在梦里甜甜地笑了,扭头看向一直陪伴在身边的男子,但这一抬眸,却把她吓了一跳,她身边的人居然不是南彦,而是一名陌生人!

    不,她在哪里见过他?年轻,挺拔,英俊,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遂神秘……大红的喜袍穿在他的身上,让他看上去如一株热烈的木棉,又像一团烈焰,把站在他身边的她完全引燃……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他缓缓俯身,唇角轻触她的耳朵,喃喃低语。

    “啊……”小十猛地惊醒,从水里哗啦啦地跳了起来。

    青丝粘在她的脖子和胸前,像丝绸一般顺贴。往窗外看,静幽幽的月光如轻纱一般落在汉白玉石兽头上,水花从兽嘴里涌出,激打着水面。她轻舒了一口气,沿着台阶缓步往上。

    绸衣就搭在一边的花梨木椅上,她顺手拉过来,披在身上,过去关窗子。

    方才那梦真实得好像真实发生过一样,就连耳垂都隐隐地痒,隐隐的疼……

    “小梨子。”她摸着耳垂,小声叫外面的婢女。

    “公主,有何吩咐?”婢女小梨子闻声进来,见她站在窗边,赶紧过来关窗子。

    “我耳朵有点疼,你给我看看。”小十摸到了耳珠上有点小小突起,疑惑地问。

    小梨子拿来夜明珠,凑到她耳边看,轻声说:“是今儿出去,被虫子咬了吧。公主明日绝不可再出去了。”

    “我瞧瞧。”小十接过灯,快步走到青铜镜前,偏过脑袋看。光线很暗,铜镜也暗,只能勉强看到了一点米粒大小的红疙瘩。

    “虫子呀。”她放下灯台,拿了只小瓶子出来,用银勺子舀了点药膏出来,抹在耳珠子上面。

    “公主早点睡吧。”小梨子拾起掉在地上的衣裳,一件件地理平整,准备第二日送去洗。地上有片红树叶,引得婢女惊讶地问:“今日也没风,这叶子是怎么来的。”

    “什么?”小十扭满头看去,打了个哈欠。

    “公主去睡吧。”小梨子把叶片攥在掌心,快步过来帮她掀开帘子,护着她出去。

    小十往柔软的锦被里一扑,含糊不清地问:“南彦哥哥和傅石沐呢?”

    “还站在外面呢,摄政王今晚是真发怒了,公主就算是为他们两个着想,也要……”小梨子没说完,小十已经发出了细微的鼾声。

    “睡得还真快。”小梨子抿唇笑。

    小十懒得回大殿的时候,常睡在这里,花梨木的贵妃榻是她最爱趴着的地方,浴池里的水声就像催眠的音符,让她很容易就坠入梦乡。

    只是这一回她没梦到那陌生神秘的男子了。

    小梨子抱着衣裳轻手轻脚地走出大殿,歪着头想了会儿,把手里的叶片丢进了天井边的小篓中。

    “也是古怪,映霞殿边的果烟树叶,怎么会到了这里?”

    “你说什么?”另几婢女围过来,好奇地往那里张望。

    “没什么。”小梨子把衣裳往她怀里一放,小声说:“我去给公主点香,公主的耳朵被虫子咬了,你们在这里好生照看着,多用扇子赶赶。”

    “是。”婢女们点头,拿了团扇,围到榻边,给小十轻轻地扇风。

    她睡得很沉,涂抹了药膏的耳垂渐渐消肿,只有小米大小的一点红疙瘩还顽强地立于她雪白的耳珠上。

    ————————————————分界线————————————————

    “你二人可知道错了?”卫长风见大殿里安静了,这才起身走向梅花桩。

    “是。”南彦和傅石沐都点头。

    “不该让她去的地方,就得坚绝拒绝,不管用什么方法,绝对不能让她跳进半步。”卫长风又叮嘱道。

    南彦和傅石沐都有些后怕,若当时赌档里真的还有刺客,或者在锦汇居里小十被焱子权拉下了面巾,都会带来不小的麻烦。

    “这种事,我绝不允许再发生下一回。尤其是南彦,你当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而不是一味地宠着她。居然还唆使她撒慌,说去将军府吃什么美食……再让我听到一回,我让你半辈子都呆在大营里,你等着哭去吧。”卫长风又生气了,盯着南彦不客气地呵斥。

    南彦俊眉轻扬,笑道:“摄政王莫生气,我也是怕公主挨骂。”

    “还敢笑。”、卫长风摇头。南彦毕竟年轻,年轻人的爱情就是这样,恨不能好到同穿一条裤子,只管当时甜蜜快活,哪管后果是什么。想当年他为了讨青鸢欢心,不也一样夜行千里、不眠不休,去给青鸢建造世上独一无二的湖畔小屋?

    “摄政王去休息吧,绝无下一回了。”南彦竖着手掌发誓。

    卫长风也不想过多责备他,扫了众人一眼,威严地说:“都给我继续做,直到爬不起来为止。”

    众人一听,心凉了半截,只好继续在院中学兔子跳。

    南彦和傅石沐站在梅花桩上,沉默了半天,南彦先开口了。

    “找着什么线索了?”

    “你知道多少,我就知道多少。”傅石沐平静地说。

    “怕我知道呢?”南彦好笑地反问。

    “确实不比你知道的多,不过公主让我负责南月府走动紧密的门人的事,你们南月将军府树大招风,小心遭人陷害。”傅石沐提醒道。

    南彦长眉轻皱,轻轻点头,“有点风声,但这些门人多数是父亲多年心腹,总不会陷害父亲。另有一些,不愿意与他们走动,他们却偏爱来,也没办法。”

    “刺客之事也棘手,你小心点吧。”傅石沐说完,暗自运气,开始在梅花桩上练拳。

    南彦看了会儿,忍不住和他比试起来。

    拳拳生风,招招到肉,二人打得难解难分。

    其余人围着梅花桩跳个不停,像一群巨大的青蛙,婢女们不敢笑出声,掩着唇,娇

    躯轻颤。

    ————————————————分界线——————————————————

    公主被小虫子咬了,这可不是小事。

    南彦一边揉手腕,一边往她耳朵上看,小声问:“不痒吗?”

    “哦,痒。”小十轻揉耳朵,打了个哈欠,感觉有点睡不足。

    “我看看。”南彦弯下腰,往她耳朵上细看,眉头皱紧了,低声说:“不像是虫子咬的。”

    “真的吗?”小十缩了缩脖子,无奈地说:“你们不要这样围着我看啊,好像我得了什么重病一样。”

    傅石沐也过来了,他和南彦在梅花桩上站了一整晚,两条腿都有些酸麻。

    “他们人呢?”小十好奇地往外看,居然没有看到于靡他们。

    “罚完了,今日都站不起来,换一班侍卫给公主。”傅石沐抱拳道。

    小十轻轻点头,也罢,他们也挺辛苦,休息一两日也行。

    “是摄政王的人?”小十又往外看,只见几名高大的男子站在门口,正向她抱拳行礼。

    “对。”傅石沐点头。

    “这是监视我。”小十拉长小脸,不快活地说道。

    “忍忍吧,再过五日就是登基大典,你也不想出乱子对不对?”南彦柔声劝道。

    “你也回去歇着吧。”小十推着他往外走,脆声说:“别成天为了我受罚,到时候罚成了傻子。”

    “怎么会。”南彦恋恋不舍地回头看她。

    “去吧,今日我保证不出宫。”小十冲他挥手,笑眯眯地说道。

    南彦这才放心地离开。

    小十坐在窗口,又一连打了十多个哈欠,泪花都淌出来了,很是不满地说:“怎么都睡不饱呢?”

    “奴婢让人给公主端早膳过来,熬了很香的小米粥呢。”小梨子笑吟吟地跑出去,不一会儿就引着五名婢女进来了,把小米粥、银丝卷、蟹黄包放到她的面前。

    小十吃了几口,又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小梨子有些担心,凑到她的耳朵边看,乌发之下,秀气的小耳朵耸

    立着,米粒大小的小包像一滴胭脂血,很是醒目。

    “怎么会这样。”小梨子赶紧拿来了药膏,又给她涂抹了一点,担忧地说:“不如叫御医来看看吧。”

    “虫子咬了一口而已。”小十笑笑,转头看窗外。几名男子正警惕地往四周看着,不光如此,连其他侍卫看上去也不如平常轻松,全副武装,在门口肃立。

    “出什么事了吗?”小十反应过来,赶紧问道。

    “摄政王怕刺客进宫。”小梨子轻声解释。

    小十秀眉轻蹙,不解地问:“为什么一定要杀我呢?”

    “因为还有人想当皇帝呀。”小梨子抿唇笑,看着小十说道:“您不仅是公主,太子,五天之后就是皇帝,天下唯您独尊,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为此付出性命,您却能一路顺畅,坐上高高的帝位。有些野心勃勃的人可要嫉妒死了。”

    “哦……”小十耸耸肩,轻快地说:“命好,没法子。谁让我有个厉害的爹,一个厉害的娘,还有一个厉害的大伯呢。我上辈子一定做了好多好多好事呢。”

    “那是肯定的,公主上辈子一定是大大的善人。”小梨子嘻嘻地笑,站在一边

    羡慕地看着她。

    “我们去御书房。”小十跳起来,丢开筷子就走。

    “去干什么?早膳还没吃完呢!”小梨子赶紧追过来。

    “对了。”小十折返回去,挑了几样东西放在食盒子里,抱着食盒往外跑。

    “小祖宗,你到底要干什么?小心烫着,让奴婢来提吧。”小梨子连连挥手,招呼众人跟过来。

    “昨儿我凶了摄政王,他一定生气呢,我要找他去。”小十笑眯眯地往前奔跑,脆声说道。

    穿过了蔷薇花园,御书房附近的景致变得清雅起来,侍卫见是她跑来,赶紧抱拳行礼。小十摆摆手,说了声“免了”,如小兔子一般直接冲进了御书房的大院。

    “摄政王。”她放缓步子,深深吸气,抬首挺胸地往房门口走。

    卫长风严肃,喜欢女子娴静,若看到她疯跑,又会批评她的。才到门口,卫长风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跑得一头汗,至少擦一擦,才能装得像。”

    小十嘻嘻一笑,跳过了高高的门槛,冲到了他的身边,把食盒一放,搂着他的脖子撒娇,“摄政王,你看,我都知道错了,我给你带早膳来了。”

    “吃不完的就给我吧。”卫长风怜爱地拉下她的手,用帕子给她擦脸上的汗。

    “摄政王,你知道官

    ji的事吗?”小十认真地问。

    “嗯。”卫长风点头。

    “现在有一些姑娘还是在那种地方谋生计,很是可怜,我想把她们赎出来。”小十拉着他的袖子轻晃。

    “然后呢?”卫长风扬眉,这性子和她娘亲一样,爱管闲事……这天下的闲事是管不完的,可就是阻拦不了她们把别人的事揽到肩上来。

    “年轻貌美,又多才多艺,在那种地方,当臭男人们的玩、物,太可恶了。”小十眼睛一瞪,气愤地说。

    “臭男人?”卫长风轻轻挑眉,好笑地看着她。

    “啊,摄政王当然不是,父王也不是,南彦也不是……”她一连数了好几个人,又来摇卫长风的胳膊,“上天有好生之德,您是百姓心里的最好的人,就再大发善心一次,让我把她们赎出来吧。”

    “然后呢?”卫长风继续问她。

    “她们懂得才艺,可以绣花补衣,可以教习琴艺……甚至可以代写书信呀。”小十双眼亮亮的,脆声说道:“总之我会帮她们的。”

    卫长风笑笑,这小丫头不懂,若那些女子早早愿意吃这样的苦头,不怕世人眼光,也就不会回到那地方去了。据他所知,上回取消官

    ji制之后,其实大部分女子都彻底远离了那种地方,回了老家。

    “好吧。”卫长风点头,既然她有心如此,让她亲身体会一回也行。世间事千般杂,万般乱,她总得去品味过了,才知道凡事不是想像中的简单。而且,她有这心,已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

    “太好了。”小十欢呼着,用力抱了他一下。

    “小丫头,都不小了,还在我身上抱来抱去。”卫长风拍她的头,嗔怪道。

    “那有什么,我们家摄政王是大大的美男子,不抱白不抱,别人想抱抱不着。”小十笑嘻嘻地拿起桌上狼豪,塞进他的手里,“快下旨,让我去国库领银子。”

    “不许动国库的。”

    卫长风写了道旨意,让小十拿玉玺盖了印,叫进侍卫,让他去各勾栏院里下旨,放那些女子出来,赎身钱统一为一百纹银。再各给一百纹银,让她们回去谋生。这些女子也为那些地方捞够了,有了银子,也能回乡,或者做点小买卖。若再堕入那种地方,那就是自找的烂路,没人能救。

    小十帮着吹干了墨迹,满心欢喜地递到了侍卫手中,想了想,又说:“把锦汇居的莺莺姑娘,还有住在水榭边的那位姑娘带过来。”

    “你找她们干什么?”卫长风不解地问道。

    “我想听听她们家的事,好奇。”小十抿唇笑。

    “你呀。”卫长风宠爱地指了指她的额头,命令道:“快坐下批折子,这些由你亲自批。我为你们父女两个劳累了这么久,也够了。登基以后统统自己办。”

    “都不想登基了呢。”小十嘀咕着,在一边坐下来,翻开了折子,打起了哈欠。

    “没睡好?”卫长风摸了摸她的额头,有点儿烫。

    “嗯。”小十点头,轻声说:“我让傅石沐去处理南月府门人的事了,把那些讨厌的人统统赶走,免得以后拖南月府的后腿。”

    “嗯。”卫长风点头,这事他一直想办,但南月脾气暴躁,很维护那些跟了他十多年的老属下。所以这事由小十干最好,他再暴躁,也不敢对皇帝媳妇儿指着骂。

    “还有一件事……”小十说着说着,额头低下去,靠在书案上睡着了。

    “怎么回事,就困成这样。”卫长风长眉紧锁,摸了摸她的脉搏,把她抱起来,放到了里间的贵妃榻上。她睡得很熟,呼吸均匀。小巧的鼻头轻轻翕

    动,唇角还勾着半弯笑,像梦到了什么好玩的事。

    “这丫头,昨天有多疯。”卫长风怜爱地摇头,给她盖好锦被,继续去批折子。

    ————————————————分界线——————————————————

    午时之后,京城中突然热闹起来,各大勾栏院中最美的女子都被官兵强行带了出来。老

    鸨们不敢抗旨,眼睁睁看着摇钱树登上能容载五六人的大马车,被送去城外。老百姓挤在街头,追着二十多辆马车看美人。

    “看,那个就是去年的花

    魁。”

    “还有那个,那个是六姑娘,能反手弹琵琶。”

    “那是刘将军的红颜知已……”

    “连这个你也知道?”

    议论声中,也有女子的骂声,说这些女人不守妇道,肮脏不堪。也有猥琐的男人肆意调笑,大声说些污言秽语。

    马车上的女子或者满脸释怀,或者愁眉不展,还有人搔首弄姿,冲着人群得意的笑。

    上官莺和安然被带到了一辆小马车前,互相看了看,不解地问办差的人。

    “我们去哪里?”

    “到了就知道了。”侍卫推开马车门,催二人进去。

    安然秀眉轻拧,转头看向人群里,一篷白发正轻轻晃动。上官莺看了她一眼,了然地笑笑,率先上了马车。安然握了握拳,也猫腰钻上了马车。

    “你说,不会是某位大人看中了你我,要同时收了你我吧。”上官莺娇笑道。

    安然不出声,俏脸紧皱。

    “若你我得同侍一君,你说可怎么办哟?”上官莺抚了抚发间的珠钗,肩膀笑得一抖一抖的。

    安然抬眼看来,冷冷地说:“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不必出言挑衅。”

    “走着瞧啊。”上官莺一笑,掀开马车帘子往外看,看这方向,不是抵达各个官邸,而是……皇宫……

    她眼睛一亮。

    ——————————

    【宝贝姑娘们,明天新古言《宠妃到底,霸道皇帝慢慢爱》http://novel.365xs.org/a/1056021/正式开更哒,明天简直就是黄道吉日啊,哇哈哈哈哈。】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莫颜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颜汐并收藏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